深圳市华建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SHENZHENSHI HUAJIANYU CONSTRAUCTION ENGINEERING CO.,LTD

改革开放4.0丨粤港澳大湾区和雄安新区:改革开放全面升级的重要标志
来源: | 作者:szshjyjsgc | 发布时间: 2017-10-11 | 265 次浏览 | 分享到:

雄安新区和粤港澳大湾区的设立,将为我国南北地区提供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2017年3月5日,在全国人大十二届五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印发通知,设立河北雄安新区。2017年,我国南北两大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出台,将我国改革开放领入4.0时代的发展快车道。

我国的改革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先后经历了1.0时期(探索发展期)、2.0时期(开放扩大期)、3.0时代(体制开放期)和4.0时代(全面升级期),当前我国改革开放正处在4.0时代。其时代特征是,宏观经济新常态、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国际合作方式新转变以及综合国力的全面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和雄安新区的设立,是我国改革开放全面升级的重要标志。

粤港澳大湾区

珠三角城市群

纵观世界著名湾区,可以给“湾区”下这样一个定义:以若干港口、岛屿或者半岛群为地理载体,呈现出交通贸易流量大、经济和人才密度高、城市群体系完整等特征,以协调合作为理念的一种新型区域系统。湾区经济是海洋经济、服务经济和开放经济的一种新的空间组合形式,除了集聚经济之外,湾区经济还应具备速度经济、智慧经济和总部经济等新经济形态。世界四大湾区分别是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东京湾区和粤港澳湾区,主要包括六大功能区——国际都会区、科技创新区、港口贸易区、对外开放区、教育先行区和生态宜居区。

粤港澳大湾区是在珠三角城市群的基础上构思出来的,凭借珠江水系“三江汇合、八口入海”的独特地理优势,囊括珠三角最核心的9市(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2区(香港、澳门)。它与珠三角城市群规划的主要区别在于:在区域范围上,只包括了11个核心城市,形成了良好的城市经济网络,空间通达性强。

空间形态上,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建成,珠江入海口的东西两岸将可以直接联系,珠江口西岸的开发前景广阔,网络化发展成为大势所趋。

在经济形态上,借鉴前三大湾区的经验,以科技创新、商贸金融、港口运输等产业为主,形成湾区内的不同地域分工。

文化制度上,广州、深圳、香港、澳门作为我国国际化大都市,具有文化和制度的多样性和交融性,比如:加快广州多元的亚非拉文化(广州被誉为第三世界首都)与香港、澳门浓厚的西方法律制度的交流,实现包容性发展。

在科教研究上,深圳大学城大力吸引全国重点高校分校的进驻,为科技产业储备人才;广州、深圳等地高校加强与香港高校合作,实现跨区办校和智库共建。

在生态环境上,粤港澳湾区更加注重对海洋资源环境的保护,发挥湾区滨海优势,打造世界级的滨海城市天际线。

雄安新区

雄安新区与粤港澳大湾区是2017年我国区域经济的最新战略,它们的设立对于重塑我国经济地理格局具有重要意义,但二者在设立、发展、管理等环节上都存在比较大的差异。

从功能定位上,雄安新区是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承接地,它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成立的国家级新区,具有特殊的制度设计和行政地位;粤港澳大湾区是在珠三角城市群和广东自贸区基础上建立的跨区域经济合作区,同时还是贯彻“一国两制”下的“高度自治”方针的一种治理制度创新区。前者是从首都中疏解出来的集聚中心,给予副中心的行政级别和特殊的户籍、产业政策;后者是国家制度完善过程中,区域治理和发展创新的新平台,一方面能激发香港、澳门参与合作的积极性,强化湾区合力效应,另一方面能进一步打开广东发展瓶颈,发挥广东自贸区的先行优势。2017年,广东的改革开放已近“不惑之年”,广东经济发展成就卓越,但区域差距过大也成为其最大困扰。有人将粤港澳大湾区比作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试验田,其实是有些道理的。在广东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实际上广州和深圳已经发展成为区域性金融中心和世界级科技创新中心,东莞、佛山、惠州等地则构成了世界制造业基地,所以广东的改革开放是成功的。但面临宏观经济新常态和省内区域差距过大,其发展步伐减慢,粤港澳大湾区将会是一个合作式发展的契机。

从发展模式上,雄安新区是按照产业新城和副中心的模板来发展,其科技、服务、知识等高附加值行业都来源于首都资源的疏解,一解北京围城之困。同时又吸取北京拥堵的教训,实行灵活的户籍政策(居住证制度)和住房新政(租售并举、政府回购),一解雄安无人才之苦。这是为了保证雄安新区在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过程中,有序消化政策红利而进行的特殊政策安排,防止户籍门槛和高房价对人才的阻隔效应。粤港澳大湾区则是以自贸区形式来发展的区域合作系统,需要整合城市群、港口群、机场群等各种公共社会资源,打通人才、资金、信息等资源要素交流通道,实现相互之间的分工协作。在此之前,不论是广义珠三角还是泛珠三角经济合作区(9+2),都体现了珠三角在区域合作方面的不懈努力,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将会明确合作的规则、内容、范围、方式等,呈现出一套完整的公平化、市场化、效率化的区域可持续发展范式。

从管理体制上,首都的副中心和国家级新区意味着雄安新区的“特”和“新”——区位优越性、产业集群性、技术创新性和功能规划上的专门性、行政地位上的独特性、发展潜力的无限性。其管理体制应该比照首都和其他直辖市,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先行区——通过分解首都的复合功能来优化垂直单一制中央政府的管理水平,建成初期政府的行政干预比较多,对于房价、环境、人口的管理以政策为导向,后期的发展将逐步转向市场经营。

粤港澳大湾区在中央牵头下签订合作协议,并没有特殊的行政地位,也没有为香港、澳门设计更新的社会制度,所以根本制度层面的创新并不涉及。它是在原珠三角城市群规划和泛珠三角经济合作区框架下继续推进的,缩小了范围,明确了定位,其管理体制应严格依照市场机制下的区域性法律法规,“大市场小政府”将会成为趋势。香港、澳门与广东的融合将会从政府的合作转变成市场的融合。